解析2018醫藥產業風云變化 我國醫藥產業洗牌將來臨!

03-20 19:51 來源來源:  點擊:標簽:網上采購 醫藥產品 網上采購

在撰寫2018年中國醫藥產業投融資年報期間,《醫藥界》?E藥經理人無數次從投資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聲音。相較于2017年仍然繁花似錦、烈火烹油的場 面,2018年尾幾乎所有的醫藥行業投資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股肅殺之意。謹慎與緊張的情緒從二級市場傳遞至一級市場,又從投資機構蔓延至各家公司。一時間, 焦慮成為了行業*普遍的心態。

在撰寫2018年中國醫藥產業投融資年報期間,《醫藥界》?E藥經理人無數次從投資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聲音。相較于2017年仍然繁花似錦、烈火烹油的場 面,2018年尾幾乎所有的醫藥行業投資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股肅殺之意。謹慎與緊張的情緒從二級市場傳遞至一級市場,又從投資機構蔓延至各家公司。一時間, 焦慮成為了行業*普遍的心態。

  募資難,是讓整個中國醫藥投融資市場感知這一輪寒意的*直接原因。清科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年前 三季度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回顧與展望》顯示,在過去一年時間里,不管是新募集基金數量還是募資總額都呈大幅下滑之勢。2018年前三季度,市場上新募集基金 共計2098支,平均每個月233支,而這一數字在2017年為297支,下降比例超20%;募集總額則為5839.26億元,同比下降比例更是高達 57.1%,尚不足去年半數。

  顯然,2018年并不算是一個太平的年份。首先是持續低迷的宏觀經濟環境。國家統計局2018年10 月19日發布的一組主要經濟數據表明,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增速僅為6.5%,創近十年來新低;二級市場也是一片緊張的情緒在蔓延,股權質押平倉、資金鏈斷裂 等成為了難破之局,一二級市場倒掛的預言已經一語成讖;就連一向出手闊綽的地方政府如今也多地陷入債務危機之中,此前競相成立的引導基金大部分偃旗息鼓, 紓困基金悄然浮出水面;而備受關注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在2018年4月正式落地后,更是直接對全行業 募資砍上了致命一刀。

  2018年同樣也是黑天鵝事件頻發的一年。首先是中美貿易戰的沖突升級,繼而是震驚全國的“長春長生疫苗事 件”的爆發,*近的一起則是備受爭議的“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在方源資本合伙人呂明方看來,“如果說中國醫療健康產業長期來看還是一個春天的話,那么在今 年大量不確定性事件頻繁爆發的背后,確實市場是群體性焦慮的。”

  但可喜的是,盡管寒意已經被明確的感知到,募資困難的形勢從目前來 看還尚未直接傳遞至2018年醫藥行業的投融資市場中。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所有的投資案例中,歸屬于“生物技術/醫療健康”類的 投資共有830起,投資金額共計為559.12億元。2017年前11個月這兩個數字分別為1008起和771.66億元。不管是投資的數量還是金額,實 際上速度都還尚未放緩。

  在夏爾巴投資創始合伙人、君聯資本原董事總經理蔡大慶看來,這說明醫藥產業的抗周期性仍然存在。“不管環境 如何變化,每年三四百萬腫瘤新增的患者沒辦法減少。這種剛性的需求是醫療健康領域不同于其他行業的一個長期因素。”也正因此,蔡大慶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持 樂觀,“說不定這兩年投的項目,到*后回報*好。”

  此外,據《醫藥界》?E藥經理人獲悉,此前藥品審評中心的幾位首席科學家目前已陸續離開原工作崗位,而新的去向之一,便是投資機構。中國的醫藥投融資領域,又進來一份新鮮力量。

  但不管怎么說,凜冬顯然即將正式來臨。來自投資人的普遍觀點是,2018年的這一輪募資難,將會在2019年顯現的淋漓盡致,洗牌將會是中國醫藥投融資市場中的下一個關鍵詞。

  在這一年動蕩的尾聲中,我們再次做出五個關于當下及未來的判斷:

  第一,到2019年一季度末,預計共會有10家左右的內地生物創新藥企在香港掛牌;

  第二,未來兩年時間內,一批生物醫藥創業公司會倒下,其中可能包括估值在10億美元以上的獨角獸公司;

  第三,產品層面的交易以及公司層面的并購接下來將會密集進行;

  第四,投資市場將大幅洗牌,一批投資機構會就此蟄伏;

  第五,創新藥仍然會是醫藥投融資*重要的投資主線,全球新、中美雙報等將會是追捧熱點。

  募:強者恒強

  對于投資機構而言,2018年*顯著的一個特點是兩極分化。絕大部分機構,在2018年的募資情況都難以稱得上理想。關鍵的影響點之一,在于《資管新規》的發布。

   2018年4月27日,《資管新規》正式落地執行。“對于整個VC/PE的募資來說,影響還是比較大的。”德同資本合伙人兼北京總經理許謙對《醫藥界》 ?E藥經理人表示,“《資管新規》的出臺,首先導致了對銀行資金監管的加強,而實際上包括信托、政府引導基金在內的多種資金都會涉及到銀行配資,所以整個 資金面都很緊張,包括上市公司也受到影響。”

  尤其是對于早期募資來說,這種影響體現得更為明顯。清科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資管新 規》發布近半年時間,相較于2017年同期,2018年前三季度早期市場募集資金數量僅為46支,同比下降54.5%,募集金額則為54.38億元,同比 下降比例達57.3%。盡管2018年7月20日《〈資管新規〉實施細則》在過渡期方面給出了寬限,但募資形式依然嚴峻。

  沒募到錢 的,自然是一片哀鴻之聲。但實際上這種緊張的態勢卻不是第一次在行業中出現。“這至少是第二次行業中出現因為募資難而帶來整個行業的洗牌。”坤元資產合伙 人周鋆回憶,第一次因為募、投、退困難而出現的洗牌應該是在2012年左右,當年的起因是來自美國的經濟危機以及全球經濟形勢大幅波動、創業板效應減弱以 及IPO發行速度放緩。其帶來的結果是投資階段的調整:一批投資機構選擇往更早的方向去投,當時的說法是“VC天使化、PE VC化”;另一批投資機構則 是往成熟并購的方向去做。

  而這一輪調整的直接影響,則是投資機構之間的兩極分化。“簡單來說,今年資金流向的選擇性更強。”周鋆告 訴《醫藥界》?E藥經理人,作為母基金,坤元資產今年的感受同樣明顯。“首先是投資機構手里新增資金量大幅減少。今年我們選擇合作的投資機構,基本上都是 在行業中排名前20,也就是常說的白馬機構,這些機構成熟,有品牌,關鍵是有成功案例,因此資金向這些投資機構的聚集越來越明顯。”

   在這種情況下,強者恒強基本上是一個必然會出現的局面。“2018年上半年,德同資本完成三期人民幣基金首輪封閉,在募資過程中我們深切體會到,對于有 業績、有品牌、有團隊的專項醫療健康基金來說,或者對于一些老牌的VC/PE來說,來自宏觀環境的影響可能就小一些。而從長期來看,經過一輪洗牌把不專業 的機構洗掉,對于這些比較強的機構來說,一定程度上也是好事。”許謙表示。

  而除了資金明確流向頭部機構之外,在過去一年時間里人民幣基金與外幣基金的募資也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兩種面貌。

  盡管從整體上來看,人民幣基金仍然占據著*優勢地位:2018年前三季度,中國股權投資市場人民幣基金共有2085支,規模超5100億元;外幣基金則為13支,規模則在700億元左右。但從募資難度上來看,外幣基金受到的影響明顯比人民幣基金要小。

   在遠毅資本合伙人楊瑞榮看來,這和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不同的資金來源有密切關系。“美元基金基本上還是以機構為主,比如各個大學、教育基金、養老基金 等,這種來源一來非常穩定。二來此前幾年大部分投中國的LP都賺了錢,所以繼續投中國的意愿比較強。而人民幣基金的資金來源則既包括政府背景或市場化的母 基金,也包括上市公司、產業基金、高凈值個人等等,相對來說受國內政策變動影響會更大一些。”

  “今天我們做生物技術、健康醫療,其實還是傾向于美元基金。科創板未來不知道是什么變化,但想在納斯達克和香港上市,沒有美元基金上不了。”在一場醫藥產業投資人論壇中,北極光創投創始人鄧鋒如此表示。

  投:修正估值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醫藥界》?E藥經理人經過對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中國醫藥投融資市場上發生的案例進行統計后發現,在募 資額大幅下降的情況下,這一時間段內的投資熱度實際上并沒有下降:共發生VC/PE投資1113起,披露的總金額為1291.45億元。而去年同期這一數 字則分別是615起和444.49億元。

  這似乎與投資人眼中的2018年醫藥投融資寒冬已至形成了一個悖論,但在周鋆看來,這種情 況卻并不意外。“首先是滯后效應。雖然新募資金少了,但存量的資金還在,2017年是募資的高峰期,那么按照慣性今年肯定還是要繼續投出去,這也是為什么 很多機構判斷,*冷的寒冬不會發生在今年,而是在2019年。”

  在《醫藥界》?E藥經理人對行業中十余家投資機構的走訪中,一個普遍的觀點是2018年醫藥投融資發生變化的關鍵時間節點應該是在6月份前后,也即《資管新規》落地大概兩個月之后,緊張的態勢開始正式顯現。

   “其次VC階段和PE階段所受到的影響還是有所不同。從降幅來看,PE階段會更明顯一點,此前二級市場發行速度加快,大家都希望投完之后很快就能上市, 所以PE價格是高的。而現在一二級市場倒掛成為一個常態,大家對于PE項目的熱情度就會有所降低。VC階段由于本身處于早期,更看重中長期的增長,并且資 金需求量相對較小,從前三季度來看受經濟周期的影響沒那么明顯。”周鋆表示。

  而在這種趨勢之下,“對于估值的修正,至少在2019年就將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命題。”呂明方表示。

  在呂明方看來,目前的中國醫藥產業正在經歷一個痛苦的估值調整期。“在過去六個月的時間里,我們所碰到的項目基本都出現了估值下調的局面,大體在30%到50%這個區間,原來的估值幾乎都難以維持。”“五折砍價、七八折成交”則成為了一個普遍的現象。

  而在三一創投執行董事、國投創新原執行董事尹正看來,對于企業來說,如今估值問題已經成為了生死存亡問題。“過去的兩年,無非是估值高或低的問題,但不管怎樣肯定能拿到錢。但在現在或明年,你有可能面臨的問題是:不管估值多少,都根本拿不到錢。”

   這并非是危言聳聽。在過去一年的醫藥投資市場中,至少有兩個現象值得關注。第一是項目的投資周期明顯變長。“從投資人的角度來講,不管估值有沒有下降, 投資人的態度肯定更謹慎,我們有更深入的時間去做更深入的盡職調查,大家不用去搶案子了。”楊瑞榮表示。而另一方面,則是跳單的情況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 要更嚴重一些。除了投資機構本身可能資金也已非常緊張這一原因之外,對于待投項目的更嚴格要求,更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整體來說, 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所有的投資人,不管是產業投資人還是財務投資人,都變得更加理性和謹慎。”阿里健康投資主管楊春曉如此表示。這也就使得過去非常火的一 些熱門標的如移動醫療、AI等,在現在這一階段表現得并不是特別好,“所以有一批企業,接下來會受到市場不好的局面影響。”

  這一判 斷已經在《醫藥界》?E藥經理人所整理的數據中得到了印證。從2018年醫藥行業不同子行業已披露投資數量、金額及占比來看,原本火熱的互聯網醫療如今已 顯得有些式微:統計期間,互聯網醫療投資案例共發生95起,融資額為136.31億元,數量占比以及金額占比分別僅為8.54%和10.55%。相較之 下,生物技術無疑更為火熱,過去一年時間內各投資機構共投出了272個相關案例,金額則為480.69億元。

  而在呂明方看來,不管 是估值的下調,還是投資熱點的變化,實際上是一個積極的信號,是促使創業者更回歸理性的方式。“對于估值大家關注的是什么?對于創新藥來說,更多的是你估 值的相對合理性,其中包括你選擇的治療領域、未來的市場份額、如何進入市場,以及未來成藥之后價格會發生什么變量。這么多變量,都會對估值產生修正的作 用。”

  但一些被行業普遍認可的優質標的,其估值受到的影響則不會太大。“雖然估值下降是一個普遍現象,但有一些企業,只要它還承受得住,就會把融資的計劃往后推遲,等下一步里程碑達到后再去進行融資。”蔡大慶介紹道。

   而當然也有投資機構在面對自己看中的理想標的時果斷出手,哪怕做出一些“破例”的舉動。紅杉資本2018年就趕在信達生物正式IPO之間認購6000萬 美元,在*后一刻做了信達生物的基石投資者。“這在紅杉醫療健康領域的投資歷史上是第一次,我們之前都是投VC的。”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陸瀟波如此表 示。

  而這種“破例”則來源于對于項目的篤定看好,事實上信達生物成功在香港IPO后的資本市場表現,也讓陸瀟波更加堅定,這一投資 是正確的選擇。在過去一年里,紅杉中國被認為是在醫療健康領域*活躍的投資機構之一,總共投了超過20家公司,其中還參與了基石藥業與騰盛博藥兩家均高達 2.6億美元的融資。在陸瀟波看來,“正是因為整個投融資市場不景氣,才更顯出來醫療領域是一個防御性的行業。”

  管:目標活下去

  “昨天我們剛剛聊了一個醫療項目,企業的訴求很明確,就是在嚴冬里面我要先活下來,這是重點,而不是做到多高估值。”在接受《醫藥界》?E藥經理人采訪時,周鋆如此表示。

  事實上如果從企業端出發,這樣的心態并不鮮見。資本寒冬下,活下去是擺在所有醫藥行業投資者與創業者面前的第一要務。凜冬即將到來,也終將過去,但注定不會所有人都有足夠的余糧熬過寒冬。具備哪些能力才能活下去,這是創業者所面臨的關鍵問題。

   在尹正看來,持續的融資能力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因素。“這是生物醫藥創新企業的一個特征,因為基本上企業創立五到十年之內不可能有現金流。”并且更重要的 是看到風險,清楚的認識風險。“我們這個行業里有這么多精英,在做這么*的工作,但到頭來這個行業的平均成功率并沒有改變。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經常說,大家 一定要經歷這個失敗,經歷這個學習過程,才能夠慢慢形成一個更理性的預期。”

  而在楊瑞榮看來,在當前基本面不好的情況下,持續融資 的能力建立無疑很難,企業能做好的,是如何開源節流。“一個初創型的企業,大部分的死是自己作死的,成本沒控制好,亂花錢。”楊瑞榮的建議是,先節流,再 開源,有些不是當前必要的業務或是前景不太好的東西,該放棄要果斷放棄。

  在這個環節中,投資機構對于創業者的“管”或“幫”,無疑 就顯得*重要。“實際上大家現在越來越重視投后服務,在企業需要的地方提供幫助。”正心谷創新資本投資總監袁可嘉介紹,目前醫療投資機構本身的專業化趨勢 也越來越強,投后服務從*初的對接后續投資機構、PR宣傳、園區落戶發展到更為專業的為企業在各個發展階段引入合適的人才,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與整合,產 品線相關的BD合作等等。

  除了資源的對接,投資機構與被投項目之間本身的業務協同也將成為“管”這一環節非常重要的一點。“平安本 身的一些保險業務實際上就可以與我們的投資項目之間協同對接。”平安創投董事總經理張江表示,除此之外,平安集團本身還有平安證券等這樣專業的金融機構, 創投團隊里面還有此前來自國藥集團、藥監局、證監會、上交所的同事,因此對于被投企業后續的發展也將會形成很大的助力。

  事實上,在 越來越大的融資壓力下,很多企業往往等不到*終上市敲鐘,就已經被迫的針對形勢作出反應。主動降低估值,或是創始人更多的稀釋股份,已經并不罕見。“醫藥 和器械企業進入臨床階段后,對于資金需求和額度和緊迫性會直線上升,為了覆蓋相應的適應證和產品管線的未來臨床及相關花費,融資的需求是固定的,如果市場 處于低谷,整體估值下降,那么融資的股權可能做出更多的稀釋,或者企業需要重新評價資金需求,砍掉一些非核心管線的預算,降低融資總額,美國的很多初創公 司會把自身管線產品的部分權利單獨切割并授權出去,換取企業發展必須的現金,保證重點業務的資金健康。”袁可嘉表示。“企業需要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合適的策 略,保證資金的可持續性,從歷史上看,熬過經濟低谷企業,會在未來的經濟繁榮中綻放得更加燦爛。”

  退:新希望顯現

  “2018年的整個資本市場中*重要的一件事情,您會認為是什么?”這是《醫藥界》?E藥經理人給受訪的十余家投資機構的一個共同問題。

  回答幾乎完全一樣:第一,港交所新政;第二,科創板。原因也幾乎完全一樣:提供了兩條重要的退出通道。

   “今年我們推出改革之后的反響,比此前想象得還要熱烈,特別是生物醫藥這個版塊的熱烈程度。”2018年11月30日,在一場名為“中國生物醫藥創新的 機遇與挑戰”的行業大會中,香港交易所董事總經理巴曙松如此表示。在巴曙松看來,港交所正在成為一個“非常有活力的亞洲生物醫藥融資和定價中心”。

   “對醫療健康行業,特別是于創新型的、研發型的生物醫藥企業來說,這確實是一個重大的影響。此前國內相關部門制定的上市標準是按照制造行業的財務標準來 制定的,所以對財務指標的要求更高,在制造業大國,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其合理性,但對于新經濟類型的創新項目來說,特別是研發創新型藥企,就很難達到要求, 所以港交所的放開實際上是給這些企業提供了一個新的退出渠道。”許謙表示。

  同樣邏輯的還有科創板。這一說法在進博會上首次被提出之 后,一系列落實行動正在展開。2018年11月20日,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前往部分金融機構,重點圍繞“在上海證交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開展調研,并 將其定義為“資本市場的重大制度創新”,生物醫藥也成為科創板所瞄準的重點領域之一。

  但相較于對港交所新政的認同,由于具體規則尚 未明確,投資機構與外界對于科創板仍然存在著不少疑慮。12月1日,上交所副總經理劉紹統在2018年第14屆中國(深圳)國際期貨大會發言時提及科創板 與注冊制相關情況,盡管官方口徑還未正式發布實施細則,但目前相關細則也已有跡可循,其中關鍵一點在于科創板對企業的定位,從目前來看*要求就是必須有自 己的核心技術,確實擁有比較*的科學技術。

  從這一角度來看,當前這一撥生物醫藥公司能否符合“自己的核心技術”這條標準仍然存疑。真正全球新或是具備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藥項目,在未來或許會逐步出現,但在當前卻仍然稀缺。

   “要在風險和收益之間找到平衡,我想這將是下一步即將推出的科創板面臨的*大挑戰。”巴曙松如此表示。而呂明方則認為,不管是香港還是內地,這些政策的 出臺,實際上對于生物醫藥創新企業來說,“一方面是雪中送碳,增加了你的研發資金實力。但另一方面,要求企業必須更靜下心來,回到研發企業的本質,不要盲 目攀比,不要在估值上糾結,而是要真正解決臨床需要,解決創新性。”

  而其中必要的難度也必須清醒的認識到。“科創板的推出也并不意 味著所有企業都能上市,有可能還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袁可嘉認為。此前有機構曾對目前處于輔導期內的科創類企業進行統計,總數達617個,其中醫療健康 行業為70個。而在其中,處于輔導期時間*長的,已經超過了2500天。

  而另外一個重要的退出路徑,則可能是并購。“市場上可能會 出現一批新興力量:他既不是投資人,也不是傳統的中國本土企業,而是有非常強的創新能力和規劃,還有判斷,手里又有現金的這樣一批介于投資人和產業戰略投 資人之間的一批新興勢力。”尹正認為,因為一級市場的冬天到來,大家很有可能要抱團取暖,其體現形式,或是在新藥品種上的交易,或是在生物醫藥創新企業層 次上的并購整合。

  但在華蓋資本創始人許小林看來,目前中國資本市場對于并購來說*大的問題是仍然缺少“并購文化”。“在美國有很多 PE并購基金,它的邏輯非常清晰,運作也非常成熟。一個小公司可以借助并購基金并購一個很大的公司,一個并購基金也可以并購一個非常成熟的大型企業,中間 它會用很多銀行資金來做杠桿,并購買賣雙方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而中國目前的情況是只要自己活得還不錯,或者能活下去,一般都不太愿意被別人并 購。”

  蔡大慶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如果并購的主體是上市公司,那買一個未盈利的公司對上市公司的凈利潤就會產生影響。而如果對方是有利潤的公司,那么輕易的也不會賣,而是會等待自己上市。簡單來說,國內的并購環境還沒有到像國外那種程度。”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即不管是通過香港、內地還是美國的資本平臺IPO,還是以并購的形式實現退出,當前的寒冬之下,仍然是有隱隱的希望在顯現。只是,誰能找到足夠的余糧度過寒冬,誰能堅定正確的方向往前走,是決定誰*后能碰到那盞希望之光的關鍵要素。

熱門品牌

藥品推薦

六味地黃丸(同仁堂) 金匱腎氣丸(同仁堂) 知柏地黃丸(同仁堂) 感冒疏風片(騰藥) 清肺抑火片(騰藥) 氣血康口服液(云南白藥) 云南白藥創可貼 風油精(白云山) 消炎鎮痛膏(白云山) 夏桑菊顆粒(白云山) 枸櫞酸西地那非片 壯腰健腎丸(白云山) 維生素C咀嚼片(白云山) 跌打萬花油(白云山) 蛋白粉(湯臣倍健) 丁桂兒臍貼(湯臣倍健) 人工牛黃甲硝唑膠囊 小兒止咳糖漿(999) 感冒靈顆粒(999) 格列美脲分散片(林美欣) 阿膠補血口服液 山東阿膠漿 復方阿膠漿 阿膠(福膠阿膠) 健胃消食片(葵花) 兒童金銀花露(葵花) 萬通筋骨貼(萬通) 龍膽瀉肝丸(太極) 烏雞白鳳丸(半邊天) 小兒退熱貼(羚銳) 天然膠乳橡膠避孕套 黃連上清片(南京同仁堂)

權威認證

免費入駐

快速入駐

安全交易

一站購齊

質量保障

飛速采購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5073805號-1

?2010-2020 廣州普民醫藥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并保留所有權利

營業執照 | 藥品經營許可證 | 食品經營許可證 | 第二類醫療器械經營備案憑證 |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 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

夏娃的诱惑录音